歡迎您訪問華西口腔醫學院!

全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緣分與承諾——譜寫加中友誼的佳話

文丨向素珍

1910年以來,建立華西協合大學和在華西協合大學工作、學習過的人,都自豪地稱自己為華西人。因為華西協合大學是中國西部一所具有現代化意義的大學。抗日戰爭開始又是保存、延續中國高等教育命脈的圣地之一,至今仍是著名的教育基地。華西學子的足跡遍布世界各地。然而,我們不是華西人,卻做了一件華西事,從而在我們心的深處,便有了一份濃得化不開的華西情

 

也許,這是一種緣分。

 

2004年底,四川省外辦新聞文化處原處長郭嘉農先生交給我一封信。這是一位20世紀30年代出生在四川自貢的加拿大傳教士后代Bob Edmonds寫的。Bob Edmonds是當年參與新中國和加拿大建交談判小組的成員,此次應中國外交學會邀請訪問中國,并重訪了他的出生地。他在信中說,他和他的朋友的父輩以前在四川當過傳教士,手中有許多當年拍攝的四川老照片,提議共同舉辦一次歷史照片攝影展,并表示愿意幫忙收集老照片。我在四川省政府外事辦公室工作時,曾經做過一次德國老照片展覽,社會反響很好,所以對老照片有一種特殊的興趣。但我知道,舉辦這樣的展覽需要大量的精力和一大筆經費。因此,有一年多的時間我不敢與Bob Edmonds 聯系。

 

2006年上半年的一天,我將這件事告訴了我的好朋友、中國著名書法家張飆先生,他非常支持,表示愿意出任老照片展覽的顧問。他通過北京電影學院副教授、中國著名攝影家程鐵良先生去尋找主辦單位。我立即寫信將這一消息告訴了Bob Edmonds 200610Bob寫信給我說,他在“CS”的聚會上宣讀了我寫給他的信,講了舉辦老照片展覽的事情,得到了大家熱烈的支持,都愿意將手中珍藏的照片提供出來,辦展覽的愿望很強烈。他還告訴我,“CS”是加拿大學校的簡稱,在四川出生的 “CS”學校的學生,年年都要聚會,從全國各地來到多倫多一家中國餐館團聚,而且堅持了75年。我感到很意外、很震驚,沒想到他們對中國人民的情誼是如此強烈,如此深厚,如此悠遠……

老照片項目小組的發起人張飆(中)、程鐵良(左)、向素珍(右)

第一個給我寄老照片的是Don Liz Willmontt夫婦。我在加拿大又多了兩位聯系人。

 

2007316日,是一個至今想起都想掉淚的日子。這天晚上,我收拾完第二天一早去北京的行裝,打開電腦看到了Don Willmontt夫婦的郵件。他們告訴我Bob Edmonds突發心臟病去世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幾天前我還收到他一封郵件。他在郵件中告訴我,2008年他要回中國參加四川自貢一中的校慶活動。他沒有用去中國,而用回中國,多么情深意重的一個字啊!他還告訴我他將給我寄兩本有關華西協合大學歷史的書。然而轉瞬之間我們卻陰陽兩隔,我感到一種失去親人般的悲傷。他再也回不來了……

 

第二天,在北京張飆的工作室,我將這一悲傷的消息告訴了張飆和程鐵良。我們3人都足足有兩分鐘沒有說話。最后張飆站起來說:一定要把這件事辦好,要辦得漂亮!這是我們心里共同的一個承諾,為了這位可愛的老人,為了中加人民的友誼,為了一段沉默的歷史……

 

收集老照片和與我們聯系的工作落在了已經80歲的Don Liz Willmontt夫婦身上。作為老照片項目小組的加方顧問,兩位老人為我們收集、掃描照片、安排我們參加CS聚會等等,做了大量工作。幾年間僅他們寫給我的郵件就達400多封。從他們那里,我知道了許多老照片背后的故事,特別是知道了他們中間的一些人積極投身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和解放事業的動人事跡,我被深深地感動了……

加拿大友人Don and Liz Willmntt夫婦

作為一個四川人,我知道成都華西壩有一所華西大學和華西醫院,而不知道這段歷史。當我將這些故事講給我的朋友們聽的時候,大家都被感動了。我和我的朋友們自發地成了老照片項目工作的志愿者。作為老照片項目小組的成員,張飆、程鐵良、崔樺、張穎明、王曉梅、張文森、田亞西、申再望、柯馬凱、李爽、林春柏等多年來在沒有任何報酬的情況下,為展現這段歷史付出了很多心血。我們都認為,僅僅舉辦一次普通的老照片展覽,已不能展現這段歷史,不能反映加拿大人為中國西部所做的一切。因此,我們決定以敘述故事的方式舉辦這個老照片展覽,告訴大家這段不應該被遺忘的歷史。

 

在張飆先生的支持下,我和張穎明于200710月去加拿大參加“CS孩子的聚會。四川省外辦的崔志偉主任在辦出國手續和簽證方面為我們提供了很多方便。香港南中集團總裁張弛先生特地委派他的夫人、美籍華人王小瑞女士專程從香港趕到加拿大,義務為我們當翻譯。我們從加拿大帶回了大批有關四川的老照片和珍貴的歷史史料。

 

經過我們志愿者大量艱苦的工作,20083月底,《大洋彼岸的中國情懷——來自加拿大的珍藏照片世紀展》在北京魯迅博物館開幕;同年4月,《大洋彼岸的都江堰情懷》老照片展在成都都江堰市展出;201051日,《歲月留痕——來自加拿大的成都舊影》在具有千年歷史的古鎮——大邑縣新場鎮開幕;20124月,《成都,我的加》正式出版;20136月,大邑縣政府將新場鎮的一棟兩層樓房提供出來將原來的展覽擴大為《百年歷史影像館》;幾年間我們組織了4回家活動,大邑縣新場古鎮已經成為這些傳教士后代心目中的。這些活動引起了出人意料的轟動……

 

幾年的時間一路走來,我們體味了太多的艱辛、欣慰和許許多多的感動……

 

2008年的北京展覽充滿了波折。我們去加拿大的簽證已經辦好了,主辦單位還沒有落實。有的人認為傳教士三個字太敏感而退避了。記得我給張飆打電話時急得哭了起來。張飆勸我說,你們到加拿大去,我繼續找錢,如果找不到,我來出這個錢。最后在北京魯迅博物館的展覽以及參加展覽開幕式的8位加拿大朋友的所有費用都是張飆承擔的。

 

在中國,沒有主辦單位幾乎是不可能舉辦展覽的,在首都北京更不可能。而我們卻在北京魯迅博物館舉辦了一次沒有主辦單位的展覽——《大洋彼岸的中國情懷——來自加拿大的珍藏照片世紀展》。出席開幕式的中外貴賓之多,反映之熱烈,出乎我們意料。魯迅博物館的館長知道我們是一幫志愿者,而且是自掏腰包舉辦展覽時,主動免去了我們還應交的4000元場租余款。

參加了北京展覽開幕式后,四位當年的“CS孩子帶著他們的子女重返華西壩

展覽的故事發生在四川。出生在四川的“CS孩子和我們有一個共同心愿:就是在成都再舉辦一次展覽。北京展覽的成功,使我們對此充滿信心。但當我提著裝有北京展覽的報紙、宣傳小冊子、打印出來的一些老照片復印件的口袋,去找主辦單位的時候,才發現事情遠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支持我們的人很多,但幾乎沒有機構和單位愿意出錢來做這件事。Don Willmontt夫婦知道我們為展覽經費發愁,給了我一幅一位叫錢家駿的中國漫畫家在1945年送給他的漫畫,叫我拿去拍賣,拍賣的錢拿來辦展覽。啟爾德的孫女Marion幾次寫信給我,表示愿意捐錢來實現我們共同的愿望……

 

然而,我無法接受這樣的饋贈。

 

記得200710月在Don Willmontt的家里,他遞給我兩本關于華西協合大學的書。這是Bob Edmonds臨終前托他轉交給我的。捧著沉甸甸的兩本書,我再次掉淚了。這是一份何等厚重的禮物啊!我感到,這是逝者對生者的囑托。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今后的事情做得更好!

 

每當想起在大洋彼岸有一群稱自己為“CS孩子Canadian School Kids)、他們的父輩和祖輩為中國的教育和醫學做出過重大貢獻的老人時;每當想起他們聚在一起唱四川兒歌、仿佛回到童年的表情時;每當想起在“CS”簡報上讀到的有的老人去世后,他們的子女遵循遺囑將其骨灰帶到成都,撒進華西壩鐘樓前的荷花池的情節時;每當想起他們認為自己的祖輩和父輩為中國做出的貢獻已經被中國人忘記,只能永久藏在他們記憶中的失望的表情時;每當想起在聚會上他們對我們充滿信任與期待的眼神時……,我的心都會顫抖,都會感到一份責任。這是一份無法拒絕的中國情啊!

 

是大邑縣的陳歷章縣長從張飆那里知道這件事情后,將展覽引到了大邑縣新場鎮。是分管新場的縣委副書記徐耘將展覽留在了新場鎮。是新場鎮鎮委書記龍玉祥和加拿大老照片項目小組具體實施,將500多張反映這段歷史和老成都故事的珍貴照片長期陳列在新場鎮,為這一段歷史故事安了一個永久性的,也為大邑縣新場鎮播下了一顆中加友誼的種子,為這座千年古鎮架起了通向世界的橋梁。

 

社會對新場鎮的展覽好評如潮。幾年來有數萬人參觀了展覽,留言說,這個展覽抹去了一段歷史上空的迷霧這個展覽是本好教材,看看過去的滿目瘡痍,看看現在的和平繁榮,才知道我們的今天有多美好……”

20105月,CS孩子以及他們的后代在新場參加回家活動

第一次來中國的Kevin見到爺爺在中國給病人做手術的照片很激動

參觀先輩創建的醫院和教學中心

201010月,我和張穎明、李爽代表老照片項目小組再次去加拿大參加他們的聚會。參加過新場展覽開幕式的“CS孩子的后代用PPT給大家介紹了兩次展覽的盛況。“CS聚會委員會加拿大老照片項目小組授牌。牌上的中文是這樣寫的:送給我們中國朋友,感激你們為這個偉大相片展覽建設一個永久家園。你們加拿大同學朋友。他們都非常向往能有機會回到新場鎮的看看。

記得20081月一個雨雪紛飛的上午,我坐在張穎明的自行車后衣架上,穿過華西校園來到牙科老專家羅宗賚教授和詹淑儀教授夫婦的家,他們曾經是林則和吉士道的學生。我們是為了解更多華西故事而去拜訪他們的。當兩位老教授得知我們的來意時,伸出大拇指連連說:你們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啊!我們的老師都是品德高尚的好人啦! 北京展覽結束后,我們送了羅宗賚教授一本介紹展覽的書。羅老愛不釋手。后來羅老把書借給另一位華西的老專家共賞,這位老專家也愛不釋手而不想還了,兩位老人還因此紅了臉……我突然感到:我們所做的這件事不僅僅是展現了一段歷史,同時也反映了華西老教授們埋在心底的愿望啊!

還記得2007年11月,加拿大老照片項目小組顧問、四川省作協原副主席、作家崔樺帶領我們去拜訪了革命老前輩、省文聯領導人馬識途先生和李致先生。93歲的馬老非常激動地向我們介紹了華西協合大學的傳教士云從龍全心全意幫助地下黨活動的故事,還欣然為我們的北京展覽題詞。

老照片項目小組成員拜訪馬識途先生,了解當年的歷史

幫助我們的人很多。人類學家李星星為我們提了許多非常有用的建議,四川文藝評論家張穎川為我們起草了老照片工作方案,四川大學老教授劉尚威為為我們奔走呼號,尋求支持,八十五歲高齡的戴德沄老先生為我們辨認老照片。還有我的同學和朋友鐘慶成、楊小枚、劉莎萍、陳剛、楊慶華、耿德新、舒崇福、聶秀香、崔亞玲、羅玉彬、王林嘉、饒海燕、吳玉貞、田聞一、李林子、金開泰、洪濂夫婦以及許多親人和朋友都給予了我們無私的支持和幫助,在此我們向大家表示深深的謝意和敬意!

 

幾年來,老照片項目小組的志愿者們,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和財力。我們沒有經費,每次開會的乘車費、伙食費和茶水費,大家總是搶著掏錢,無怨無悔。我們最大的愿望是能得到社會認可,當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館文化處打來電話,表示愿意對我們今后的工作給予支持和幫助時,我們感到十分欣慰……

 

201310月,加拿大總督戴維·約翰斯頓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并順訪成都,在加拿大駐重慶總領事館舉行的加拿大之友招待會上,為加拿大老照片項目小組頒發了總督勛章,表彰項目組多年來為中加友誼所作的貢獻。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2012421日在北京國際廣播電臺舉行的《大洋彼岸的中國情懷》老照片展覽開幕式暨《成都,我的家》發行式上說道:早在白求恩之前的100多年前,一批加拿大人遠涉重洋來到四川,在這里創建了中國西部第一所西醫醫院。他們對中國充滿真摯情感,為自己也為他們的家人起了中國名字。他們為中國所做的貢獻是應該被后人永遠銘記的。今天,反映這段歷史的老照片在這里展出并編輯成書,是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的。在此,我非常感謝四川省政府、感謝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支持。我還要特別要感謝老照片項目小組,是他們的辛勤付出,才使這一切成為可能。通過這些老照片,我們可以看到中加兩國人民之間悠久的交往和友誼。

馬大維大使

唐蘭公使2013611日在大邑縣新場鎮《百年歷史影像館》開館儀式上的講話,她說:《百年歷史影像館》的建立非常有意義,它將使更多的人了解加拿大傳教士在中國的那段歷史,是加拿大和中國之間過去和未來友誼的具體體現。今天,各國政府經常談到人民之間交往的重要性。在我看來,老照片項目就是一個典范,它由那些來自加拿大和中國的具有敬業精神和充滿熱情的人們所創造,并將會對我們兩國關系產生巨大的積極的影響。雙方的政府都對這個項目給予了支持,但你們的辛勤工作和無私奉獻才使得老照片項目成為現實。

唐蘭公使

駐重慶總領事歐陽飛2012426日在成都寬窄巷子舉行的《成都,我的家》圖書發行式暨老照片展覽開幕式上的講道:非常感謝加拿大老照片項目組為中加友好所做的貢獻。這些老照片使我們想起,在非常不同的社會之間完全可以建立友誼與合作。因此我認為,在今天展出這些老照片具有非常的意義。

加拿大駐華大使館文化參贊麥道偉是這樣評價我們的工作的:你們的工作讓我們重新認識了加中友好交往的歷史。以前我們一直認為加中友好交往始于白求恩,今天我們明白了應該始于120年前。現在,無論在大學或是別的地方演講,提到中加友誼,我們都會從120年前講起,你們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大事。

麥道偉參贊

2012年4月21日至26日,以“回家”為主題的大型系列活動分別在北京和成都兩地舉行。內容包括《成都,我的家》圖書發行式和“來自加拿大的成都舊影”老照片展。該活動由四川省新聞辦公室、四川省政府外事辦公室、四川省對外友好會、成都市新聞辦公室、成都市政府外事辦公室、成都市對外友好協會、大邑縣人民政府、中國國際廣播電臺電視節目制作中心、加拿大駐華大使館、新華文軒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聯合主辦。

右為伊莎白的兒子、老照片項目組成員柯馬凱

“CS孩子代表、96歲的伊莎貝爾女士在發言中激動地說:從我姥姥開始,我們家已有五代人生活在中國。我最自豪的是我的孫子現在成都華西醫院任職。我們都熱愛中國。

老照片項目小組代表向素珍發言后走下臺時,加拿大友人全體起立為她鼓掌,

這是對老照片項目小組多年來為中加友誼所做的工作的肯定

201364日至12日,應大邑縣政府的邀請,來自14個家庭的26名傳教士后代專程從加拿大到成都市大邑縣新場參加百年歷史影像館開館儀式暨回家活動。

加拿大友人回到新場的,受到熱情款待

現在,中國中央電視臺記錄頻道將與四川電視臺聯合拍攝制作5集大型紀錄片,這段感人的歷史故事不久將在銀屏上與大家見面。

 

緣分是一種情結,一種合力。我們從這里收獲了快樂。

 

承諾是一種境界,一種責任。我們將把承諾裝在心里,快樂地往前走……

   

 
679彩票|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