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華西口腔醫學院!

全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永恒的博愛
不朽的精神——記老華大副校長蘇道璞博士

 

蘇道璞于188811月出生于英格蘭的中部,父親是基督教長老會的牧師,母親是賢慧能干的婦女,給他取名Clifford  M .Stubbs。他7歲時,全家移居到新西蘭。當他才15歲時,母親就去世了,他很聰明勤奮,在校學習成績優異,每年都贏得獎學金。他21歲畢業于新西蘭大學,在榮獲文學碩士后,又到英國利物浦大學繼續深造并獲得理科博士學位。
 
  1913年,他聽說在中國西部剛成立華西協合大學,他認為這是他應該去工作的地方。于是,他去會見了石恒勵(Harry  T. Silcock ),他是從華西協合大學回英休假的華西協合大學副校長。1913年蘇道璞便向英國公誼會申請到華西協合大學工作。同年,他到達成都。第二年( 1914 )他的未婚妻(Margaret  Lees)離開伯明翰來到成都,于19156月同他結婚。蘇道璞一直在華西協合大學工作直到1930年逝世。
 
  蘇道璞博士和他的家屬每4年回一次英國休假一年。這是所有外籍教師都享受的規定。每次從英國回到中國,都從上海坐船到宜昌,在宜昌再換馬力充足的小輪船逆流而上到達重慶。當時中國軍閥混戰,土匪猖獗,各種船只在途中經常受到搶劫。外國商船為免受搶劫之災就尋求外國軍艦尾隨其前后,或在商船的前后掛上外國國旗(如英、美、法、意等國國旗)。作為一名英國人,蘇道璞到達宜昌后卻拒絕坐受外國保護的輪船。他認為自己到了中國,已經入鄉隨俗是一名中國人,沒有特權享受中國人無法享受的待遇,他寧愿耽擱幾天一直等待沒掛外國國旗或受外國軍艦保護的商船經過宜昌。大概一星期后,蘇道璞終于搭上中國船回重慶。在重慶,出于仁道主義,他又拒絕坐轎子毅然徒步走回成都,所經歷的艱辛是現代人難以想象的。蘇道璞博士贏得無數中國人的欽佩和愛戴,因他是一名熱愛中國、同情中國人民的和平主義者。
 
  1927年是蘇道璞博士應該回英國休假的時間,化學系的工作由徐維理(William G. Sewell)代理,他也是英國公誼會于1924年派來的,是英國里茲大學的化學碩士。蘇道璞在英國的消息常由徐維理向廣益學院的師生轉達,他說蘇道璞一家人在英國過得很有意義,他利用這個機會用中國人的觀點在各地向英國人宣傳和平和人道主義。由于當時英國的國防部派軍隊到上海的英租界地保護外國人和他們的財產,中國人對英國人恨之入骨,兩國關系極其緊張。蘇道璞主張中英兩國應采取彼此平等、互相信任的原則,由于他長期住在中國,有豐富經驗,他的主張很受各地人民歡迎,在那一年英國議會的下議院專門請他講《中國問題》。當時因他熱心服務的精神和熱愛人類的思想促使他到威爾斯幫助處于困境中的煤礦工人,工人們喜歡他冷靜沉著的性格,剛正不阿的正義感和孜孜不倦的工作干勁。這次休假,他開著一輛微型汽車載著妻子和子女到各地旅游演講,孩子們也享受了難得的父愛。


華西老師和學生眼中的蘇道璞博士
    
自從我轉學到成都念青龍街廣益小學后,每星期日在公誼會禮拜堂里都看見蘇道璞博士。他穿著西服,對中國的男女老幼都很親切,毫無有些洋人的傲慢態度。
 
  在我念華西協合大學的高琦初中時,有一次蘇道璞同成都公誼會的代表一道去三臺縣開公誼會的年會,我和弟弟隨同他們去看表姐和表姐夫羅品三醫生。從成都到三臺縣約有300華里,由于交通落后路途曲折坎坷,需走三天時間。其它洋人都坐轎子,而蘇道璞隨身帶了一輛黑色自行車,上山下山他都扛在肩上走,我就好奇地問他:“你為什么不坐轎子呢?坐轎既舒服又省力。”蘇道璞告訴我:“坐轎子很不仁道。我不愿把中國人當作牛、馬一樣使喚。除非有病走不動,否則我永遠不會坐轎子。”當時我覺得耶穌基督的博愛精神在蘇道璞的身上完全體現出來了,他就是這樣平等待人的忠實的基督徒!
我考進華西協合高級中學念理科(當時設文科、理科和師范科)后,有機會更多地接觸蘇道璞博士。華西協合大學的化學系是他創辦的。他從英國引進了先進化學設備和器材,同時還負責教授華西協合高級中學理科二年級的化學。他用成都話深入淺出地講課,有時還用孔孟之道教育我們。同學們都把他當作良師益友,向他詢問難題時,他就像父兄一樣很有耐心地解答,還教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他的一言一行贏得每個學生對他的敬愛,不少學生都想學他那樣做個好心人。高中畢業,考入川大的一個同學還對華西協合大學的化學實驗設備器材贊嘆不已。當時華西協合大學的實驗室使用的噴燒器,就是有個運轉的機器把燃料煤油轉化成氣體,然后用鋼管輸送到各個實驗桌,同學們一轉動開關就可以使用噴燒器,非常方便干凈,這種設備在當時的西南地區是絕無僅有的,建校早于華大的四川大學使用的還是酒精燈。在同學聚會上聽到這之間的差異,我心中由衷地感到高興,非常感激蘇道璞博士向為華西學子帶來如此先進的設備。

 
《成都市外事志》記載:“1930530日晚91刻……蘇道璞騎自行車由校內赫斐院前經過,被人搶劫殺傷,昏倒在地……迅即轉至四圣祠仁濟醫院。蘇道璞因傷重,61日在仁濟醫院死亡。”

1930
530日,星期六晚上,我在華西高級中學的廣益宿舍里準備畢業考試時,突然聽見同班的杜順福喊我:“楊振華!快去赫斐院(今四教學樓),蘇道璞老師在那里遇刺了!”我倆同幾個同學馬上跑去,看見一群華英宿舍的大學生。他們說:“蘇副校長被人打倒又被戮了幾刀,幾個人還搶走他的自行車逃跑了。”原來有幾位華英的同學從城里回來,聽見有人在黑暗中呻吟.用手電筒一照,發現是蘇副校長倒在血泊之中,他們找來一張門板把他抬到他的家里,同時有人去找高文明校醫去看他,我同杜順福馬上跑到錦江邊蘇老師的住宅。我們只能通過他書房的玻璃窗看見里面的一盞大煤油吊燈,下面有人在活動,因我們站在又低又遠的花園里,看不清室內的活動。
  我看看自己周圍全是焦急等待的人群,我問:“是誰最先發現蘇副校長的?”幾位大學生說:“大約9點半,我們經過斐院回華英宿舍聽見大路旁有人呻吟,用手電筒照亮才認出是蘇副校長受傷了!”又問:“在那以前有無可疑的現象?”幾位大學生說:“下午我們在一廣場踢足球時看見4個農民樣子的年輕人,有的拿扁擔,有的帶一把匕首(約一尺長的短劍)在這一帶逛來逛去。我們晚飯后出來散步時,他們還沒有走。”有人說:“可能是他們干的。”另一人說:“我也碰到他們,但不像一般的農民,更像小流氓!” 
   
大約半夜12點鐘,一個人出來說:“請大家回去吧!蘇博士傷很重,我們能力有限決定現在送他到四圣祠仁濟醫院。”

第二天,531日星期日晚上,方叔軒告訴我:“蘇副校長經過搶救,今天下午從昏迷中醒了,他對妻子說,你代我要求學校轉告中國政府,不要因我受重傷而引起中英兩國關系惡化,蘇師母還要求政府不要處死兇手,以免他們的妻子成為寡婦。”  這對夫婦愛別人勝過愛自己的精神使我整夜難以入睡。 
  61日星期一,蘇副校長因肺與腎損傷太重而逝世了!年僅42歲,正值壯年之際遭此橫禍,我和杜順福都傷心地哭了,我們的好老師永遠離我們而去了。 
蘇副校長逝世后第二天,成都公誼會在廣益學院舉辦簡單而肅穆的追悼禮拜,兩三天后學校在原圖書館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省政府和市政府各級領導,全校師生員工都來參加蘇道璞的追悼會,各界人士贈送的祭帳、挽聯和花圈堆滿了整間大廳。蘇道璞棺材上用白花裝飾的“勝利”兩字正好是對他勝利的一生的概括。參加追悼會的人們沉浸在深深的哀痛之中。 
 在追悼會上華西協合大學文學院院長費爾樸博士評價蘇道璞一生說:“蘇道璞,  基督忠誠的信徒完全有資格把自己的生命當作永恒的祭物為人類獻在和平與良善的祭壇上。” 宋誠之會督念悼詞說:“蘇道瑛一生不是死而是生,不是失去而是得到,不是失敗而是勝利,留下的不是受傷的軀體而是崇高的精神!”追悼會結束后,9個學生把蘇道璞博士的遺體葬在華西協合大學的墳園里。他活著為中國教育事業兢兢業業,死后永遠留在他所愛的土地上。蘇道璞教的無機化學班學生,請中國國史館各省采訪員朱青長撰寫“悼蘇道璞博士逝世哀詞”:“醫維博士,萬里來華。載芷行芬,學殖成家。遠惠我人,諄諄其語。推心腹中,感無有已……” 化學樓被命名為蘇道璞紀念堂,紀念他的博愛精神。

由書法家趙蘊玉寫的的匾額現懸掛于華西校區第二教學樓   戚亞男攝于2002

本文由華西校友據公開資料整理 2015.11.25

后記:蘇博士一案,起因的緣由很簡單。有幾個匪人看起了蘇每天騎的一輛“三槍”牌自行車,那時候,成都自行車很少,起了歹意。晚上埋伏在必經之路上,用匕首刺殺了蘇,搶走了自行車。案發后,成都警方探員,在北新街一個自行車店發現了這輛車,于是綽號“莽娃兒”的歹人被逮,供出其他兩人。蘇博士葬于華西校園,但是1958年修建人民南路時墓園被毀。

   

 
679彩票|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