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華西口腔醫學院!

全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專題專欄

華西故事

川醫“菜票”的遐想

 

前幾天整理材料,一張記載著“川醫菜票”的圖突然映入眼簾,這是1965年母校用的學生食堂的菜票!我的母校華西醫科大學,在1953——1985年用的四川醫學院的名稱,這種珍貴資料,還是在過去文革以前就用的,舊跡斑駁的菜票貳分壹角肆角等標價還清晰可見,你仔細聽,她們仿佛在竊竊私語,又仿佛在向孩子們訴說著自己古老而通俗的故事,呵,這真是滄海一聲笑了,不知當時的食堂是否還是建造在毛英才像旁?是否還在開飯的飄香中回蕩著悅耳的華西之聲

剛好想到前幾天去四川成都出差,忙碌之際,忍不住抽空回母校,當看到新修建的食堂,不禁又想回味一下母校的“味道”,可惜沒有飯卡,照理說打不著飯,旁邊一位熱心同學幫忙打了飯,我正把身上的一點零錢給錢,他笑笑:“我請你!”他在決定請客的當下并不知我是校友。我告訴他我是校友,我回校做什么事,他也關心“瀘川之爭”。打完飯后我坐在一個小桌旁,看著旁邊現代化的碗筷清洗傳送帶,想到我入學的2000年,華西醫科大學剛剛被四川大學合并,當時9月份在母校九十周年校慶之際,又伴隨著師兄、師姐們對合并的陣陣議論。瀘醫更名后,我問同班同學,為何多數同級的“校友”不去反抗“瀘醫更名川醫大”的問題,一位同學告訴我:“時代變了,你不是‘老川醫’,難以理解他們啊。”另一位在法院的同學振振有詞地問我:“侵權了嗎?四川醫學院已經不在了,人家瀘醫也是要發展的。”無怪乎,有位四川的同學道:“你整這些事兒,還不如多搞點回鍋肉吃。”母校維名和校友有關嗎?影響校友的吃喝拉撒嗎?我撥打了幾位老校友的電話,拜訪他們,得出了很多的回響:

“中國的教育,是有問題的!”

“我看不慣小人得志!”

“我的母親受到了侮辱,我不能坐視不管!”

“我的母校尸骨未寒,如今連名字都沒有了!”

“我究竟從哪里來?”

“以后學弟學妹出國了怎么辦?”

…………

如何站在53——85級的位置去換位思考,去理解他們……

思緒被饑餓打斷,食堂的飯菜好香,我點了以前在校就愛吃的“蓮白炒肉”,帶一點麻辣,好像回到了讀書的日子,我看了一下熱心刷卡的同學的卡錢,劃了大概45——二兩飯、一葷一素,似乎還是和以前一樣便宜,我在微信上問了80級的川醫校友,久居美國的他們說:他們那時候3毛錢的肉,5分錢的蔬菜,每月還給伙食費19元,還有人說素菜只要1毛多,呵呵,再看看這張口腔醫院貳分的菜票,算算物價怎么變的,真是有一種時空交錯的感覺!最近熱賣的《蛇杖華西壩》講到了四川醫學院那段歷史,真是風云動蕩的歲月啊,不僅是主權更迭,還經歷了“十年浩劫”,即使是這樣的環境學校依然在堅韌地發展,桃李滿天下,那位歷經坎坷的女院長是否用過這張“菜票”?

川醫,一個響錚錚的名字,無論你是否改名換姓,無論您的孩子是否被領養,您的氣質,一定是傳承了“華西協合”的人道,也一定會繼續發揚下去的,華西和川醫有什么區別,沒區別!就如同這碗不會改變麻辣本色的“川菜”一樣,麻辣勁兒一直都在,只是換了一個碗,川醫的變遷是一種內在文化的傳承,這種變遷不會因為中國人趨之若鶩的“牌坊”、“抬頭”的變化而變化。老校友呢?老校友們在新世紀的入口遭遇了一場“合并大潮”,兒時的居所換了一個陌生的門牌,已有落寞之感,而今看到不起眼的鄰居家赫然用了自己過去那么珍愛、相似度那么高的門牌,還要在門口歡欣鼓舞,叫他們怎么能坐得住啊?是啊,自己的家在哪兒?

一位師兄在微信群里發了條消息,說網上賣的假冒偽劣服裝越來越多,正牌沒有了溢價,導致中國經濟變差,呼吁保護中國的知識產權。我想,市場環境變遭,就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差的東西越來越普遍,好玩意兒變得稀罕,吃穿住行尚且如此,教育呢?這是修建人類靈魂的住所,要是利用改革大潮山寨、混淆,那后果更是不堪設想啊!如果為了好看、功績,門面修得再好看,但卻濫竽充數,這不是遺患無窮嗎?歷史的車輪已經在運轉,中國的高等教育似乎已經在改革的大潮中突飛猛進,那么多的名字,在“地理位置”、“專業”、“院校”等元素中不斷地組合、翻新,一切似乎那么自然,在歷史的拐角,也許瀘醫的發展,在自己看來是那么自然,其他省份的學校都變高檔了,為何我不能?但恰巧瀘醫的出走,和川醫的回首恰好“撞車”了,于是,哪怕是已經棄用30年的名字,依然會有人來較真,而正是因為川醫/華西人的較真,竟查出來了更多的問題。可是,我只想對母校說,無論哪一所學校混淆您、山寨您,以致侵犯您,我們都會堅決地維護您,這是一種尊嚴,就像維護我們自己一樣,這是和我們息息相關的事!盡管我們找了很多正義的理由,但拋之不去的私心恐怕就是二個字:愛校!

因為瀘醫這道菜品“串味兒”甚至“變質”(被查出“不符合學院升大學”的規定),我們的紛爭已演化成很多故事,被冠之以“打假”、“知識產權”、“行政復議”、“訴訟”等名義,被一批批精良、熱心人士在艱辛而專長地演繹著。我希望瀘醫發展自己,傳承自己,但不要改變自己,我希望瀘醫你學會“信任”。信任有三層樓梯,第一層樓,你信任我,我支持你,我們志同道合,互相扶持,我們為你提供學術、科研支持,一起共度難關;第二層樓,我信任公理,你侵犯我,我要反擊,我不喜歡“小人得志”,要發出公義的吼聲!不僅如此,我還要找到你的虛浮,教會你老實做人。第三層樓,我信任自己,無論你怎么變,也無論我的抬頭怎么“被變”,我自己的歷史從未消逝,我的味道也不會串糊,更不會隨著所謂的發展大潮引向沒落,我們的未來一直輝煌,我信任我自己!

看吧,這是銘記在我們腦海中的“川醫”的光陰——

 

(來源:微信號永遠的華西)

   

 
679彩票|安全购彩